步行者7人上双击退奇才 布莱恩特比尔空砍58分

2019-10-24 18:25:31 来源:匿名 热度:3404

何永康《野墨集》(四川民族出版社2019-6)

庞陶晶

在收到何永康先生散文的新书《野墨集》之前,我梳理并有选择地阅读了他的散文,以撰写《四川散文创作年报》。在精读的过程中,虽然对青年的盲目崇拜早已被摒弃,更批判性的思维也发生了,但我还是忍不住一路赞叹和惊喜:时间是否曾经失去美,何永康的文学创作并没有“黄如珍珠”,而是展现出了新的活力和成熟老练的品质。可以说,他中年以后的散文创作表现出一种知性而深刻的青春,这在《野墨集》中有着集中而突兀的表现。

然而,何永康散文的品质是什么?测试条的分析如下。

第一种质地当然是优雅的。

“雅”分为优雅和精致,而“正”则是正确和正直的。所有类似的词都可以纳入这一性质,这继承了先秦《诗经》和《楚辞》下的文学正统。丐帮散文几千年来一直在变化,“雅正”的脉搏始终是中流砥柱。天气宏伟,后继者众多。作家蒋澜与我详细讨论了何永康散文的魅力。我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,那就是优雅。无论是选材还是写作,他的散文都深深地渗透着“优雅而正确”的精神方法,这与何永康一贯的端庄绅士形象,即所谓的挺拔而优雅的身体完全相同。

有太多的“诱惑”,所以几十年来保持同样的行为更加困难,不是炫耀技能和颜色,而是坚持做你自己。这在今天的文学创作中尤其罕见。如果你看一下《风入屋》这样的标题,它们是多么简单明了。写这样的文章要么技巧高超,要么自我冒险,如果你不小心,你可能会失去一切。何永康显然是一位优雅和正直的大师。本文从汪曾祺先生介绍的一幅古画入手,论述文人画家“十八岁供养清朝”的传统。文章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感受,将当代生活的美好延伸成一缕“凉风”。正是这种生活体验和感受是散文的精髓。

另一个例子是“年底”。有多普通和普通?假设有一百年的寿命,年底会有一百年。这有多普遍?否则,何永康的“岁末”确实有不同的拥抱,因为有了记忆、经历、感受、人物、故事和灵感,它可以产生共鸣并获得知心朋友。特别是文章结尾的“春天背景”理论发人深省。正是在疲惫不堪的人生旅途中,用语言注入我们燃烧的能量,因为它“取决于生活的压抑或兴奋”,“春潮在地平线上涌动”,“年底”不是“谷底”,而是生命在触底之前的反弹和力量的建立。你认为这样的知识性散文平庸吗?当然不平庸。

第二种纹理当然很聪明。

“辉煌”不仅指优秀的观点,也指带有浮夸谚语的“辉煌”。“高”的意思是“高庙”,而“明”的意思是“明白”。当用作动词时,也可以说是让人理解。许多看起来“精彩”的散文实际上是胡说八道。一篇真正“精彩”的文章必须与心灵和灵魂无限接近,不仅要被自己感动,还要受到读者发自内心的洗礼和震撼。乔治·施泰纳在他的《语言与沉默》一书中说,“所有伟大的作品都来自最后的渴望,来自用创造力战胜时间的希望。”这是从思想层面写作的最基本要求。散文贴近灵魂,思想内容不可或缺。何永康的散文源于他早期的诗歌和散文诗。意识形态内容的高质量和清晰性是毋庸置疑的。在他的文章《东坡品味》中,他阐述了东坡作为一个人的书法、花木、酒和茶。他的思想内容可能比许多专门研究苏东坡的学者好得多。这种所谓的“你的意思不是你得到的”。因此,从非学术系统和普通人的感受出发,是很有说服力的。在《春池洗砚》中,他从一个无聊的章节中说:“做一个人”:每个人心里都应该有一个砚台来磨砺自己的性格和心灵,磨砺自己的思想和感情;每个人心里都应该有一滩泉水来洗刷干净的生活。也就是说,当一个人从小处看大事时,他可以通过支持事物来表达自己的感情;当一个人接受思想时,他可以使用传统的方法而没有任何痕迹;当一个人收到东西时,他没有声音效果。这正是每个人都写的,也是一种奇妙的写作风格。另一个例子是“左手拿玫瑰,右手拿青菜”。与“你”的讨论在市场、日常生活和内心深处都是微不足道的,它们教会你如何让生活中的浪漫与现实共存。这种“聪明”离不开智慧和经验。在阅读何永康的散文时,人们不能不注意到其中的“真谛”。

第三个纹理是清晰的。

这种清晰是《兰亭集序》中的“晴空”,古琴音乐中的“清音”,或者美的温柔叹息中的“清气”。在散文创作中,这三种美可以概括为艺术美、节奏美和呼吸美。何永康有着深厚的艺术基础,尤其是书画艺术。他不仅有着深厚的积淀,而且有着深刻的理解,这使他的散文呈现出极大的艺术美。阅读他的散文,每当你在山里看到一个崇高的学者或在闺房里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。你看《元秋·苏阳》,古代人纯洁的心灵来自字画之美,来自古代秦腔...整篇文章贯穿着一种清晰的生活方式,让人心旷神怡。你看“吉雅和丰盛的食物”不是声音的紧密和强烈结合。它实际上是清新空气和韵律中神奇力量的完美结合。吉雅已经成为一个集市。它仍然优雅吗?作者用高雅的收藏来指出当前的弊端,说服世人把散文的目的建立在时代和生活的强烈气息上,这正是时代所需要的清凉风。《野墨集》中的散文使读者习惯于看到“清晰”,听到词语呼吸的节奏,词语排列的节奏,以及思想被听到的生成时代的气息。我认为一篇清晰的文章可能是一篇好文章的最高分。

最后,何永康散文还有另一个观察维度,即从分类的角度,我将其归类为“风与物”散文。在《野墨集》中,仍然有许多这样的散文。他关于“风与物”的散文也具有神器的“调音”功能,即在平凡的事物中看到人生哲学,这是关于风与物散文的精髓。这种技巧可以在《天地配茶与花》一文中看到。祖张先治最终强调仪式化,但在一定程度上批评了过度的仪式化。他以时代精神,将《从花丛中的一壶酒》的基调和押韵改为《花丛中的一壶茶》,使人们从旧基调甚至旧风格中品味作者的新思想。短小精悍,清晰简洁,这正是散文中需要注意的两点。

[如果你有新闻线索,请向我们报告。一旦被收养,你将获得一笔费用。新闻微信关注:ihxdsb,新闻QQ: 3386405712]